一分快3彩票平台

文学赏析

江高林——陶然亭 与《陶然亭记》

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8        

早些年,姑母在世的时候曾经讲过,说北京陶然亭公园里有个“江亭”,和我们家有点关系,江亭里有江磊斋公的文章石刻。那时年纪还小,不曾留意。前不久偶得一册清人文学家、学者汪启淑著《水曹清暇录》,上面竟有江磊斋《陶然亭记》一文记载,读之甚是兴奋,查阅《辞海》,“陶然亭”条目,也记有“……尚存《陶然亭记》石刻……”又网上浏览慈悲庵,也有相应记载,便萌发了到北京游览陶然亭公园的念头。于是在一晴朗春日,我坐上了开往首都北京的复兴号高铁。

四月中旬的陶然亭公园,到处是一派郁郁葱葱的景象。游人熙熙攘攘,川流不息。我和妻子在儿子的陪伴下,也兴致勃勃地汇入到人流中,享受着陶然亭别具一格的美。

陶然亭公园位于北京城南面,是新中国成立后,一九五二年为满足广大群众的休闲健身需求,以原有的清代名亭,也是中国古代四大名亭之一的慈悲庵陶然亭为基础兴建的。建成后的陶然亭公园,占地面积八百四十八亩,湖水面积二百四十二亩,是一座集中国古典建筑和现代园林艺术为一体的历史文化公园,是北京市主要精品公园,国家4A级景区。公园里游人众多,与周边大小广场上休闲跳舞的市民共同汇成人的海洋,体现着首都北京的人气、活力与繁华。

陶然亭公园湖面宽阔,分散着东、西、南大小几个湖区。从岸边、从山上向湖面眺望,游船如织,悠闲惬意,这种风景休闲游是陶然亭公园的一大特色,比起故宫博物院单纯的名胜古迹文物,别有一番情趣。

与自然风光相辉映的是它的历史人文价值。陶然亭公园以园内我国四大名亭之一的陶然亭而得名,和那个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”的醉翁亭同样享誉天下。陶然亭建于清康熙三十四年,依建于辽金时的慈悲庵,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。明成祖朱棣建都北京,在慈悲庵一带建窑厂,专门为朝廷烧制砖瓦,到清初时,有工部侍郎江藻继续在此督造烧制琉璃砖瓦。江藻见慈悲庵西边开阔幽静,“春中柳烟荡漾于女墙青影中,秋晚芦雪迷濛于攲岸斜阳外”,芦苇富饶丰盛,坑塘野水涟漪,繁华都城外山林之景,极富野趣,高兴之余,便在慈悲庵增建高亭,亲题“陶然”二字匾额,取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诗句“更待菊黄佳酿熟,与君一醉一陶然”之意,陶然亭因此得名。古人习以人而命名,故陶然亭又有“江亭”之称。历史上留下的这个名称至今延用,为人乐道。“江亭观鱼”便是公园的一处著名景点。“陶然”亭匾至今还在,三百年沧桑,留下历史墨迹。

十年后,江藻又在慈悲庵东面拓基造屋三间,致使陶然亭“窗棂洞开,四虚朗照。远岫高林,争来拱揖。”又“环以修廊,曲折相引”“凿方池注水,砌植幽花时卉”,使得满园“庭槐交荫,碧叶凌空”,终使陶然亭成了一处“陶然自适于清虚之境”的幽美风景之地。陶然亭建成之后,江藻常邀一些文人墨客、同僚、好友、兄弟在此休闲,余暇之时到亭一聚,饮宴赋诗填词。这里便成了文人墨客们的“红尘中清静世界也!”陶然亭也因此名噪四方。

一代廉吏江皋(今人光其军语)七十二岁时到陶然亭一游,被陶然亭的景致所吸引,尤感慨其族弟江藻“远心静气,潇洒出尘,不忘林壑”的气节,以及“不同流俗”的性情,写下了千古名篇《陶然亭记》,为后人留下了一篇早期的桐城派散文佳作和书法杰作。江藻将其刻在了石碑上,保存至今。一九七九年,北京市政府又对慈悲庵进行全面修缮时,将江皋的《陶然亭记》和江藻的《陶然亭吟并引》两块石刻镶嵌在慈悲庵敬轩南山墙上,作为国家级重要文物和文化遗产保护起来,供游人观瞻。

细品《陶然亭记》笔墨洒脱,文采飞扬。作者江皋,字在湄,号磊斋,安徽桐城人,一生为官五十载,做过县令、知府、布政使,按察使,官至福建兴泉道参政。一生廉洁奉公,刚直不阿,为民请命,《清史稿》有传。其人品、政绩、才华卓著,至今广为传咏。二一一年,重庆市高考语文试卷就以江皋生平事迹为题。江皋一生才华横溢,集诗、书、文、画于一身,是清初时代著名的文学家、诗人、画家、书法家。著有《江在湄集》七十二卷传世,著录在《续修四库提要》一书中,由国家图书馆、浙江图书馆收藏。江皋系江氏工笔画传人,其晚年作《十二真图》是其画作臻品,传世至今,作为一级国家文物,收藏在安徽省博物馆中。

江皋喜山水,爱吟咏,诗词作品多记民间疾苦,凡君国之忧、民生之戚,皆发于诗。江皋的诗词集《染香词》(“染香”一词为佛教禅语)今已收录在二八年版最新《全清词》中,使更多的人了解并欣赏到江皋的才华。江皋的散文文风开启了桐城派文学的先河,在清朝初期有着很高的影响,随着江皋在全国各地为官,将桐城派文风传播到全国各地,从而推动了桐城派文学的兴起和发展。江皋墓现已被列为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受到世人的尊重。

阅读江皋的《陶然亭记》一文,文章颇具桐城派散文文风,语言雅洁,文法严谨。桐城文史研究的专家童树桐在其研究桐城派文学发展的文章中,将江皋列为桐城派文学发展的早期拓荒者之一,称:有了江皋、张英、张廷玉、戴名世等一大批既是名宦又是学者的积极参与推动,才有了后来的刘大槐、方苞、姚鼐的在文学史上的巨大成果,成就了桐城派文学在历史上的地位。记载江皋《陶然亭记》一文的《水曹清暇录》是清乾隆年间的古籍,一九九八年,北京古籍出版社重新校对出版了此书,发行全国。

历经三百多年的风雨,战火摧残,陶然亭趋渐荒芜,又几经拆改。好在慈悲庵还在,陶然亭还在,《陶然亭记》石刻尚存,当是今人的幸事。如今的陶然亭,经修缮已今非昔比。一九七九年,陶然亭公园内的高君宇、石评梅墓、慈悲庵、江皋的《陶然亭记》和江藻的《陶然亭吟并引》二石刻、云绘楼等被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,得到了政府的精心保护。一九八五年又在公园内开辟了占地一百五十亩的“华夏名亭园”,中国古今名亭都在这里有了一席之地,为陶然亭增加了新的色彩。

陶然亭公园既是一座风景旖旎的山水公园,又是一座名胜古迹丰富、文化底蕴厚重的文化公园,诸如香冢、鹦鹉冢、赛金花墓、辽代魏震和尚经幢、大学士纪晓岚的文昌阁签诗、《陶然亭小集诗》石刻、光绪年《重修黑窑厂慈悲庵碑记》等,都是难得的历史文化珍品。郭沫若的题词、林则徐的楹联、齐白石、黄苗子、翁同龢、翁方纲的书法,都彰显了陶然亭公园的厚重浓郁的文化气息。

为新中国的建立,陶然亭也留下了许多革命遗迹。慈悲庵南房有李大钊先生旧居,有邓中夏、恽代英、高君宇的足迹,有见证毛泽东革命活动的大槐树,有周恩来邓颖超活动的纪念室,都对游客开放,向人们述说着那个时代如火如荼的革命故事,也给陶然亭增添了更加绚丽的华章。一九九四年,陶然亭被命名为“北京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”,成为一处对青少年进行革命传统和革命理想教育的场所。

陶然亭公园的美有人文的、有自然的,古今文明交融、碰撞出了中华文化的灿烂火花。让我们既处在时代之中,更处在历史之中。

热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