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分快3彩票平台

记忆东丽

新袁庄村

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11        

村情简介:新袁庄村,明万历元年(1573年)建村,“文革”时曾更名向阳村。有1300户, 3500人左右,耕地面积1200亩。位于街道办事处西3公里,东与老袁庄接壤,西临袁家河,南靠海河,北至小北庄。

村名的由来

新袁庄村是从老袁庄村分离出来,说到新袁庄村的来历就不能不提老袁庄村。

明朝万历元年(1573年),有一户袁姓人家从山西洪洞县迁到老袁庄所在之处定居,经过繁衍生息,户数渐渐增多,形成村落,人称袁庄子。后来,陆陆续续又有多户人家或逃难或投奔亲属落户于此,袁庄子不再只有袁姓人家,成为一个多姓杂居的大村。

到了清朝道光年间,庄内的一些村民向西北拓荒,携家带口移居村外。没过几年,移居村外的人家渐渐多了起来,于是从袁庄子分离出来,另立门户。为便于区别,新的村子起名“新袁庄村”,袁庄子村易名为“老袁庄村”。

后来,华北地区闹灾荒,有一些河北和山东的难民逃难而来,见这地方土地肥沃,流水淙淙,便在此安家落户,新袁庄村的人丁日益兴旺起来,成为附近的一个大村。

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,新袁庄村和老袁庄村以及小北庄村同属一个生产队,后来分立为三个行政村。  

讲述人:刘茂生,83岁    

刘恩元,52岁  

整理人:滑   静     王璐清    

抗战老兵肖世荣

新袁庄村有一位抗日老战士肖世荣(1925年生),因为在家中排行老六,村里人都叫他“肖六爷”。肖世荣老人是无瑕街健在的两位老革命之一,现在已经90多岁了,身体硬朗,容光焕发,精神矍铄。

肖世荣祖上世世代代都是农民,少年时期跟着大人在田间劳作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日本人实行米谷统制,让中国人给他们种水稻,却不让稻农吃稻米,只给农民供给一些杂粮维持生活。当时肖家就靠在地里给日本人种水稻维持生计。不料1943年一场特大的雹灾,使当年粮食颗粒无收。因为欠下了驻军粮城机米场日军的化肥、种子钱无法偿还,肖世荣一家怕杀人不眨眼的鬼子上门征讨,索性收拾东西到宁河县去投奔亲戚。

到宁河县以后,一天晚上,肖世荣遇到两个穿土布军装的人,这两个人都背着大枪。二人问肖世荣是干什么的,肖世荣说自己是来打工的。两个人打量了他一会儿,对肖世荣说别给地主干了,跟我们打鬼子去吧。第二天早晨,肖世荣把这件事跟父母和亲戚说了,亲戚告诉他那两个人是八路军干部,还鼓励他去参加八路军。没过几天,肖世荣就跟着这两个八路军去参军了,当时也就十七八岁。

肖世荣跟着来到宝坻县,两名干部把他交给武宝宁联合县四区区长薄银便离开了。从此,肖世荣当起了薄银的通讯员。通讯员需要在日本鬼子的眼皮底下去各村开展工作,进行抗日动员,宣传党的政策。有一次,肖世荣和另一名通讯员结伴执行任务,途中遇到鬼子的一个巡逻小队,三五个鬼子走累了,坐在草垛上休息,肖世荣二人只好躲在草垛边上一动不动。当时是数九寒冬,天气非常冷,可以说是哈气成冰,而八路军装备的棉衣又非常单薄,肖世荣二人为了不泄露行踪,顺利完成传达消息的任务,忍着刺骨的寒风,一动不动……等鬼子歇够离开后,肖世荣二人已经冻僵了。

当了一段时间的通讯员后,肖世荣在驻守村子里见到了区小队战士,他看到战士们个个背着武器,看起来威风极了,心里羡慕万分,就求区长薄银让他参加区小队。薄银觉得肖世荣年纪还小,待在区里安全一些,不想让他跟着区小队上战场,可是肖世荣去意已定,每天来求薄银放他走,薄银架不住肖世荣的软磨硬泡,终于答应他的请求。

肖世荣走后没几天,就听到一个噩耗,区长薄银在一次日军扫荡中未能突出重围,被鬼子用刺刀杀害。肖世荣听到这个消息,悲痛万分,这时,却有战友跟他说:“你小子真是命大,幸亏你参加了区小队,不然现在你的小命恐怕也没了……”肖世荣听了,心里更加不是滋味。

肖世荣到区小队后,开始真刀真枪地去打鬼子。刚开始,他的胆子还不大,一见到鬼子就手忙脚乱,顾不上开枪制敌。一天,肖世荣跟随小队在一个村子行军,不料遭遇十几个鬼子。鬼子一见有八路军,率先扳动机枪,区小队的班长和几个老战士连忙开枪回击。当时区小队武器装备严重不足,十几个人手里只有四五把破步枪。因为肖世荣年纪小,且没有作战经验,班长给了他一杆“老套筒”让他防身,可是肖秀荣手里的这杆枪不但老旧,还是把坏枪,每打完一枪都要用铁钩子往外钩子弹壳。这是肖秀荣第一次上战场,看到这样的场面吓得乱了手脚,拿着这样一把破枪待在原地,根本想不起来要开枪打鬼子。

几分钟后,班长等人的子弹打光了,危急时刻,班长冲着肖世荣大喊:“你小子还愣着干什么,开枪啊!打这王八蛋小日本!”可肖世荣还是手足无措,愣在原地,班长急得一把抢过枪来,对着鬼子就是一枪。别说,这一枪还真管用,日本鬼子听到枪响以为八路军的救兵来了,吓得赶紧撤退了。这次战斗让肖世荣经历了战争的洗礼,他很快成长为一名遇敌不慌、克敌制胜的战士,后来他在战场上总是冲在前面奋勇杀敌,消灭了不少鬼子。

几个月后,一个八路军正规军连队从玉田县开来,经过肖世荣所在的区小队。这是肖世荣第一次见到八路的正规军,他看到战士们穿着整齐的军装,肩上扛着各色的武器,浑身透着军人的潇洒与威严,可来了精神,于是他找到队长,要求去参加大部队。队长见他在小队里成长很快,多次圆满完成作战任务,消灭了不少鬼子,就答应了他的请求,把他推荐给八路军的连长。肖世荣就这样正式成为县支队的一名八路军战士。

肖世荣来到大部队以后,部队发给他一支汉阳造步枪,那杆枪几乎和他一样高。他视这杆步枪如珍宝,每天细心擦拭呵护,用这杆枪消灭了数不清的鬼子。有一次肖世荣所在支队得到地下交通员的情报,这两天有两个日本侨民要回国,有一批鬼子要去护送。获得这一消息后,支队决定在玉田的前马庄打伏击,支队长立即做了布置:一连在前马庄埋伏,二连在后马庄埋伏,等鬼子全部进入伏击圈后,两个连队前后夹击,将鬼子一举歼灭。

肖世荣听到作战任务后无比兴奋,一边擦拭着手里的枪,一边设想着战斗中杀敌的情景。当天傍晚,肖世荣和一连战士埋伏在前马庄,等待敌人走进包围圈,他摩拳擦掌,端着上好子弹的步枪等待队长下达战斗的命令。鬼子很快全部落入包围圈中,只听队长一声令下,肖世荣等开枪向鬼子射去,一时间枪声四响,火光冲天。肖世荣一枪过去,就见对面的一个鬼子兵应响而倒。鬼子在一连二连的前后夹击下很快乱了阵脚,他们把几辆马车扔在一旁,四散而逃。

肖世荣见马车上还有鬼子扔下的几把步枪,端着心爱的步枪冲向马车,他在马车前缴获了三杆步枪,其中两杆是65式,一杆是79式,这三杆步枪都比他手里的汉阳造要先进得多。正当肖世荣背着三杆步枪准备归队时,却听到远处苇丛中有动静,上前一看原来是一个肥头猪脑的日本小队长正趴在地上大声地喊:“警备队……警备队……”

肖世荣一听鬼子还敢求救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他“啪”的一声将子弹推上膛,想一枪毙了这个家伙,正当他准备开枪之时,他想起连长时常跟他们说八路军的政策是优待俘虏,不能擅自杀死鬼子,于是不情愿地放下手里的枪,拿着绳子去捆这个日本军官。但他故意把绳子系得紧紧的,鬼子疼得直叫唤,肖世荣这才觉得解气。由于肖世荣俘获日本军官、缴获日军武器有功,支队把缴获的79式步枪奖励给他。肖世荣对自己的新枪爱不释手,带着这杆枪参加了抗日的决战,将日本鬼子赶回了老家。

后来,肖世荣还经历了数不清的大小战斗,打跑了日本鬼子,打败了国民党*派。快要解放的时候,他已经在西北当上了一个骑兵连的连长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因为眷恋家乡,眷恋着新袁庄这片土地,眷恋亲人乡情,他毅然放弃了自己浴血奋战得来的军功,放弃了政府给安排的职位和优厚的待遇,回乡务农。在农耕之余,他承担起村里的治安工作,担任治保主任一直到退休,在他的守护下,村里一直安宁祥和。

讲述人:刘茂生,83岁    

赵广平,63岁    

刘恩元,52岁    

倪金财,51岁 

整理人:滑   静       

“大电灯”李大同

新袁庄村有个村民李大同(生卒年月不详),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靠几艘木头大船搞运输维持生计,当地人把他叫作“养对艚的”。养船需要雇人,水上漂来荡去,很是危险,所以钱赚得也不容易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李大同就把这些木头船都卖了。卖船以后,他手里有了些钱,想着做公路运输的生意,于是买回一辆解放牌汽车。当年,全中国也没有多少辆汽车,李大同买车在当时可算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儿,那轰动程度绝对不亚于现在买一架直升机。

当时村里还没有通电,照明还是靠煤油灯,一到晚上就漆黑一片,村民们总是早早地就上床休息。孩子们睡不着,大人们就给孩子讲大灰狼的故事,吓唬孩子如果再不睡觉就要被大灰狼抓走了。

有一天晚上,人们吃完晚饭正准备上床睡觉,忽然从远处传来一道亮光,这道光照亮了大半个庄子。人们不知道这道光是从哪里来的,纷纷走出家门张望,孩子们更是连衣服都没穿好就跑了出来。这道光越来越近,几分钟后,人们看到了发光的物体,原来是李大同开着他那辆解放牌汽车回来了。

人们一下子围了过来,仔细地端详着这辆汽车,孩子们纷纷伸出自己的小手,左摸摸,右摸摸。一个孩子随口念了一句顺口溜“李大同,大电灯,照得村里亮堂堂,从此没了大灰狼”,人们听后哈哈大笑,都夸奖这孩子顺口溜编得好。后来,人们一见到李大同就想起这句顺口溜,就叫李大同“大电灯”,李大同因此有了“大电灯”的绰号。  

讲述人:刘茂生,83岁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倪金财,51岁  

整理人:滑   静    

舞  狮  子

“文革”期间,许多在城里工作的文艺工作者被下放到农村接受劳动改造,新袁庄村也有几个下放户。

70年代初,有一位梁姓老人被“四人帮”打成*权威,下放到新袁庄村。这位老人祖籍山东,从小习武,练就一身好功夫。老人从小在农村长大,所以被下放到农村生活,并未感到不适应,他整日与村民同吃同住,每天都乐呵呵的。白天跟村里人一起下地干活儿,傍晚收工以后他总是抽空练练功夫。他练功的时候总是有很多村民围观,有时候一时兴起就会给人们表演一段。村里很多小伙子看他练功,觉得非常威风,都想跟他学武术。他也非常乐意教人们习武,干完活儿就领着人们练功锻炼身体,后来还成立了一个武术队,村里人习武的风气日渐兴盛。

老人不光带着人们练练腿脚功夫,还教人们舞狮子。可当时新袁庄村本土还有一队人舞狮子,新袁庄本土舞的是文狮子,而老人教的是武狮子,两队舞狮子的人互相都不服对方,双方总是暗中较劲。最后,两队人决定以擂台赛的形式,比试舞狮子,让村民们来评判输赢。双方都做了充足的准备,铆足劲儿加紧练习,想要赢过对方以证明自己的狮子舞得最好。

比赛当天,双方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。文狮子一方表现出了狮子的静态和性格温柔的一面,恐吓时的怕,互相亲密时的吻,期待时的盼以及搔痒、舔毛、伸腰、打滚、掏耳朵、打哈欠等动作都表现得形态细腻逼真,憨态可掬,可以说是惟妙惟肖。老人带领的武狮子一方也是技艺非凡,他们拿出自己的武术功底,通过表演狮子翻山越涧,登山直立,跳、转、腾、扑等动作,表现出狮子动态和性格凶猛的一面,整个表演惊险纷呈,令人叹为观止。

村民们大饱眼福,觉得双方各有千秋,难分伯仲。双方一听比赛结果,还是互不服气,个个都憋着鼓劲要赢过对方。但谁都没有意气用事,反而是把这鼓劲化作努力练习,提高舞技的动力。后来,他们经常在海河边的沙土地上比试舞狮子,这也成为村子里一道独特的风景。

讲述人:刘茂生,83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倪金财,51岁  

整理人:滑   静       

长 利 高 跷

在新袁庄村,每到正月里闹花灯或者村里面有重大活动的时候,总能看到长利高跷的表演。新袁长利高跷独具特色,距今已有百年历史,2009年被天津市政府列入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。

大约在一百年前,新袁庄村向天津南郊葛沽地区的邓岑子高跷队学习高跷技术,在所学基础上进行改良,创立长利高跷。邓岑子那里的高跷叫作长胜高跷,长胜高跷源于葛沽的长乐老高跷,新袁庄村高跷跟邓岑子高跷同属“长”字辈儿。天津“长”字辈儿的高跷分会还有一些,比如大杨庄的长平高跷、翟庄子的长鸿高跷。虽说都是“长”字辈儿高跷,但长利高跷可算是新袁庄村特有,它是在漕运文化、码头文化、盐商文化等影响下,逐渐形成一种具有区域特色的高跷表演形式。

天津地区的高跷主要有卫、海两大流派,新袁庄村的长利高跷属于海派文武高跷的一个分支,以“文高跷”为主。长利高跷的表演者将双足缚在1—3尺高木棍制成的“跷腿”上,在锣、鼓、铙、钹等乐器的击打伴奏中向前行进,不时地还要进行舞蹈翻跌。长利高跷区别于其他高跷形式的最大特点是唱舞结合,表演者们不仅要站在高跷上行走跳跃,还要扮演各种角色,吟唱戏剧台词,这也是长利高跷最吸引人的地方。

长利高跷最早由12人组成,其中有头棒、买豆鹦哥、老座子、樵夫、白杆儿、渔翁等角色,后来经过老艺人们的创新,又增加了傻妈妈、傻儿子等角色。传统的表演节目有渔翁捕鱼、公子扑蝶、樵夫打柴、鹦哥倒立等故事。

近年来,长利高跷又将《水浒传》中的人物编排到高跷表演中,表演者们在高跷上演绎水浒人物的英雄故事,给村里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每次有高跷表演,村里的孩子们总是早早出门,在路边静静等候,生怕出门晚了抢不到好位置,看不清楚高跷上面上演的水浒一百单八将的有趣故事。  

讲述人:刘茂生,83岁    

赵广平,63岁    

刘恩元,52岁    

倪金财,51岁  

整理人:滑   静      

评   剧   团

新袁庄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不久成立了文艺宣传队,其中评剧团的演出最为精彩。新袁庄村的评剧团过去在十里八乡远近闻名,每次出去演出都会受到当地村民的热烈欢迎。

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,村里喜好唱评剧的年轻人们经常聚在一起,切磋评剧的唱功和身段技法,探讨剧目的表演方式。他们勤于练习,渐入佳境,自发成立了评剧团,排练一些传统剧目。

当年,评剧团的这些业余演员们能够完整地表演《秦香莲》《刘巧儿》等经典剧目,虽然他们不是科班出身,但学得认真,演得动情,表演极具感染力。每逢村里有演出活动,大队会先在村里的空地上搭戏台,孩子们一看见戏台搭起来,便知道今晚又有好戏看了。于是小孩子们赶紧跑回家中,拿来板凳和马扎到戏台前抢占看戏的好位置,生怕来晚了坐后面看不清楚,听不真切。评剧开演前半小时,村里的大人小孩儿都齐聚一堂,坐在戏台前一边聊天,一边等待着大幕拉开。稍微来晚一些的人们,眼见戏台前已经坐满了人,再也挤不进去,可是又不甘心放弃观看演出,索性爬到树上看戏。

戏一开演,戏台下面顿时鸦雀无声,人们睁大双眼,竖起耳朵,认认真真地观看着台上的演出,生怕漏掉一个动作。大人和孩子都看得津津有味,台上的演员唱到高兴的事,下面的观众就哈哈大笑;台上的演员唱到伤心处,下面就有人跟着流眼泪。每次演出结束,观众们总是为演员们献上雷鸣般的掌声,以此表达对演员的喜爱。其他村子听说新袁庄村文艺宣传队的评剧团戏演得好,纷纷邀请他们去演出,评剧团唱遍了周围的大小村落,每到一处都掀起一阵评剧热。

“文革”期间,由于评剧团不能再演唱传统剧目,文艺宣传队的活动一度沉寂。后来评剧团响应号召,改唱起样板戏。在样板戏当中,评剧团的《红灯记》唱得最好。“文革”后,评剧团的剧目再度调整,紧跟时代,吐故纳新,用传统的剧种歌颂着新时代的风尚,村里又出现了当年争抢着看戏的壮观场面。

如今,人们的娱乐方式更加多样,年轻人不再爱看评剧,只有村里的老人一直为评剧团捧场。评剧团现在虽不再像往日那样风光无限,但也为老人们的晚年生活增添了一笔亮色。  

讲述人:赵广平,63岁     

倪金财,51岁  

整理人:滑   静      王璐清    

热点新闻